瓦房店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茅山奇术 第十章 医院的呐喊声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6:13 编辑:笔名

茅山奇术 第十章 医院的呐喊声

“陈柏孔,她这是怎么了?”3楼的病房里,顾院长双眼像两个大铜铃,恶狠狠的瞪着警官,一副要将他吃下去的样子。

原来这位列车上的乘警叫做陈柏孔,陈警官慢慢的将双手抱着的梓涵放在病床上后,抖了抖手臂缓解因为抱梓涵过久引起的麻意,犹然道:“伤心过度,晕了过去。”

“哎,你说你……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睡你好……”顾院长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明明是想打人的眼神,可嘴里又是无可奈何的语气,看上去显得很纠结。看着自己的病人站着出去,躺着回来,作为医生的他,又怎么会不生气。

陈警官也不管顾院长在那跺脚叹息,自己来到病床的饮水机前,打了一杯冰水一口饮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后,说道:“我说老顾,你光在那跺脚叫嚷有什么用,还不赶紧给她看看。”

听陈警官的语气,他跟这顾院长似乎很熟,两人就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

顾院长听陈警官这么一说,才从气愤中惊醒过来,愤愤不平的“哼”了一声,才拿起听诊器在梓涵的腹部听了起来。

陈警官喝完水后,全身清爽不少,慢慢走到病床前后,向顾院长问道:“怎么样了。”

“怎么样怎么样,你说你怎么回事,上次带过来的是难产孕妇,这次又带两个受重伤的少年,你当我这里是福利院是不是,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难道就只有你负责的那列车有那么多事不成,怎么也不见别人来我这医院撒泼耍无奈啊。”顾院长边说边收回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将听诊器收起来后,扯了扯自己的白大褂,转头看向陈警官又道:“我说你能别做这大好人吗?咱这医院虽然是私有的,可要是总让你这么折腾,迟早得要关门的啊。”

陈警官被顾院长这么恶吼了一番,也没见他有丝毫生气,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完全没有将顾院长的话当做一回事。见顾院长终于停口后,陈警官又不紧不慢的问道:“她怎么样了。”

看着陈警官那百毒不侵的样子,顾院长也只能无奈的摇着头,不过只是片刻,他的怒气就消失全无,看上去就像没有发生过刚才那一幕的事一样。顾院长换了平常那慈祥的面色,没好气的回道:“没事,睡一觉就会醒。”

顿了顿,顾院长又道:“今晚就别在这里守着了,今天我打给你嫂子让她准备了你爱吃的辣子鸡丁,等我下班后咱一起去喝两杯去。”

“怎么,当医生的还能喝酒啊,你就不怕你那手术刀一抖病人的命就没有了啊?”陈警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开起玩笑来像足了一个孩子。

顾院长瞪了一眼陈警官,也不去搭理他,拿着自己随声携带的巡查本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开门时,又转过头来叮嘱道:“我6点下班,等会在楼下的停车场等你,别忘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警官看着顾院长离去,自顾自的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又将目光放在了梓涵脸上。

看着梓涵昏睡的样子,陈警官竟看得呆了,嘴里喃喃自语低沉道:“哎……小月如果还在的话,怕也有她这么大了……”说完这句话,也不知何故,陈警官脸上就弥漫出哀思之色,似乎想起了什么人,让他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

天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暗淡,因为是夏天的缘故,黑夜往往来的很迟,晚上到了六点,还是一片明亮,不比初春深冬,一到晚上六点,就已经是昏沉沉一片。

一直坐在病房里守着梓涵的陈柏孔,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要不是顾院长打来,怕还是不知道醒过来。

被惊醒的陈柏孔从兜里拿出后,连忙接通:“喂……”陈警官说话很小声,还用一只手捂住了嘴边,就像生怕吵到梓涵一样。

而那头,早已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我说老陈,你怎么回事啊,我在停车场都等你十多分钟了,你怎么还不下来,找不到路是怎么滴。”

“好了别催了,我马上下来……”听着里的催命音符,陈警官连忙挂断了,拿起放在储物柜上的警帽后,又满是不舍的看了看梓涵,才缓缓的向病房外走去。

“滴答……滴答……滴答……”

医院的每间病房里,都挂着一个大挂钟,此时已经到了凌晨2点,医院里早已退却了白天的喧嚣,又一次陷入了死寂之中。

因为梓涵是独自安排在一间病房里,所以这死寂更是显得突出,空荡荡的病房里除了梓涵再无他人。梓涵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终于在一个噩梦中惊醒了过来,而墙上的大挂钟每走动一步,梓涵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病房里的灯,一直是打开着的,梓涵从昏睡中醒过来后,先是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甩了甩自己的头,想让自己更快的清醒过来。

经过一整天的昏睡,梓涵感到腹部的疼痛要轻了许多,用手按了按受伤的腹部,也不再向早上一样疼痛难忍。

可还没等梓涵去逻理自己的伤势到底如何,慕云又一次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慕云……”梓涵突然想到了早上的事,心里也为之一揪,立即从病床上站了起来。

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大挂钟后,梓涵又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心里寻思着这么晚了自己还要不要去六楼看看。

慕云是梓涵最在意的人之一,思前想后之下,她还是没办法安下心,哪怕就是在门外看一看慕云,梓涵心里也才能放下那一直浮在半空的忧燥。

想到这些,梓涵不再顾忌,立即踏上自己的拖鞋,打开房门来到走廊里,准备的向电梯口走去。

医院的三楼和四楼都是普通病房,五楼是手术室,六楼是重症监护室,至于二楼和一楼,则是药方和挂号就医的门诊厅。

这些信息是梓涵在走出病房后,碰巧在自己病房门口的医院指示图发现的。不过这些并不是梓涵在意的东西,她只是出于正常的观察,微微晃了两眼后,就继续向走廊尽头的电梯口走去。

刚走两步,梓涵就停了下来,因为梓涵想到了一件事。

从病房走到电梯口并不远,可是要经过护士值班的前台。梓涵知道,如果自己这么大半夜的在医院里走动,肯定会给值班的护士发现并送回病房休息。

为了顺利达到六楼的病房,梓涵立即改变了战略方针,准备放弃坐电梯,改走楼梯。

早上坐电梯是因为腹部伤势引起不便,没办法;可现在已经没早上那么难受了,梓涵确信自己能步行到六楼。

医院的走廊是一条衍生两侧的长形通道,两侧都有楼梯,这种设计多数是为了住在里面的人遇到意外事故时能有更大的安全性。比如遇上火灾,左侧通道就算不能通行,还能从右侧通道离开。

正是这两头通的楼梯,给了梓涵便利,因为她可以避开前面的护士值班前台,直接从自己后方的楼梯走上六楼去,这样就不会有任被值班的护士发现了

茅山奇术  第十章 医院的呐喊声

为了看看慕云,梓涵真的是什么都愿意付出,试想一个女孩子内脏受伤,医生一再叮嘱她要躺着不要走动,可她就是不听。这么违背医生叮嘱的原因也只是想看看自己男友那么简单,可见慕云在梓涵心里是多么重要的人。

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梓涵每一步都走的很轻,可正因为他刻意去收缓自己的脚步,也导致每走一步腹部就会小疼一下,可她硬是没吭半声,就这么忍着疼痛走到了楼梯口。

到了楼梯口,才就算是安全了,因为在这个点楼梯间绝对不会有护士巡查,就算她们踩点巡逻,也不会走楼道,谁会大半夜的有电梯不坐走楼梯呢?至少许多女生是不会这么做的。并不是每一个女生都能像梓涵这么大胆。

从3楼到6楼,只有3层楼道,这对于常人而言,只是一分钟就能走完的事,可是梓涵却步步艰难,因为走楼梯不比走走廊的平地,每一次的抬腿胯裆,梓涵受伤的腹部就会有一次鼓动,疼痛之意就会加剧。

只是在楼梯间里往上走了一层,梓涵就已经疼得冷汗直流,她真害怕自己还没走到6楼,就会被腹部传来的撕裂般痛意给痛晕过去。

不过梓涵不是那种扭捏的女生,她决定要做的事,哪怕就是刀山火海,也阻止不了她前进的脚步。忍着痛意,梓涵又走上了一层楼,来到了五楼走廊外的楼梯口。

梓涵喘着大气,面部也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一颗颗因为痛意逼出来的汗水从脸颊滴落。

梓涵扶着楼梯间的扶手,心想先休息一会,等恢复一些体力再继续往上走,反正就只有这最后一层了,不管怎么样也要爬上去。

五楼楼梯口的窗户,不知道被谁打开了,一阵凉风从窗外吹进来,让梓涵倍感舒爽。这夏伏天气虽然医院里有冷气,但还是会让人感到莫名的燥热,可窗外的风吹在身上,却比冷气要舒坦的多。

被凉风一吹,梓涵也来了精神,心里一横,准备继续前进,爬完这最后的一层楼,这样就能见到慕云了。心里想着想着,一股动力油然而生,梓涵再次迈开了脚步。

“啊……有鬼啊……”一声尖锐的呐喊声划破了深夜的寂静,而这让人听来毛骨悚然人呐喊,正是从五楼的走廊里传出来的。

听到这尖锐的喊声,梓涵心里一惊,还没移开步子的她立即转头向五楼的走廊看去,借着走廊里的灯光,梓涵发现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女子,正拼命一样的从走廊的尽头向自己狂奔而来……

西安妇科
西安妇科医院
西安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好的妇科医院
西安治疗白带异常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