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房店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绝世邪君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先跑路【爆更6】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3:28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先跑路【爆更6】

秦石略感惊讶,必达金级?这是什么概念?这就相当于血脉啊,金级估计有超界境了吧?那这神级异种可就太强大了,他心里不禁有些落差,他本以为他的剑魔就是最高级,却没想到在剑魔之上还有一级。

但马上,秦石摇摇头:算了,这神级异种稀少不说,又这么变态,留在身边,跟个定时炸弹一样,还是我们小剑魔好。

嘤!

剑魔发出喜悦的轻吟。

张辰这时道:这地心岩浆炎出手,估计那鹰貂和虬龙要放弃了,这定界果肯定会落到他手里了。

闻言,秦石变的尴尬,他抓了抓脑袋:那个你说啊,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会不想放弃定界果,然后对这地心岩浆炎出手?或者说,其余异种会不会动手?

张辰狐疑的望眼秦石,不懂秦石想表达什么,但还是道:这可能性不大,地心岩浆炎实力远胜鹰貂和虬龙不说,在品类上也是压制,其余异种更不会自找不痛快,那个始终未出手的界境圆满异种倒是有可能胜过他,但刚刚他就没出手

,目地应该不是定界果,应该是那石像,所以这定界果,非地心岩浆炎莫属了。

听闻张辰的分析,秦石面庞变的阴沉起来,他咽了口吐沫,推了下张辰:那我觉得,我们可能要先跑路了!

什么意思?张辰愣了下,没听懂秦石的话。

但马上,他便懂了,不光是懂了,甚至破口骂街,只见正如他所言,鹰貂和虬龙十分不甘,但最后都未与地心岩浆炎去争,纷纷落下身,地心岩浆炎才满意的探出手,冲那金色光团抓去,然而他拿到金光时,金光中竟猛的传来股巨力,当场溃散,溃散后所留下的是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定界果?

地心岩浆炎当即动怒,枯木林的大地都是变的滚烫,沟壑里被岩浆填充,覆盖万米。

该死的!小子,你敢耍我!

地心岩浆炎咆哮声顿时响彻云霄,一连串数百道火弹猛的冲秦石张辰穿空而来。

张辰眼前被染成红色,毛骨悚然,他怒骂道:秦石!你刚才留下的,根本就不是定界果?是假的?

不然呢?你以为我白痴啊,定界果那么珍贵的东西,说给他们就给他们了?

靠!我还以为,你多看的开呢,那感情你刚才跟我说的大道理都是信口开河啊?

你有这时间,不如抓紧点!被追上,我保证你活不出这长生岭!

滚!你好意思说!你明知道是假的,刚才还在那看热闹!

谁知道他们会这么快就结束啊,我以为会杀的两败俱伤呢!

张辰彻底无语,他完全想不通秦石脑子是什么构造,一时间,两人背后像是着火了一样,特别是秦石,他黑袍飘动,泠泠作响,黑袍后是两个巨大的火团,如一双巨大的火翼一样,被追的落荒而逃,好在秦石的速度快,他手指成剑,虚空一点:剑气穿空!

咻!咻!咻!

连续三次震荡,秦石的身影虚闪,很快便拉开与地心岩浆炎的距离。

但是,长生岭就这么大,对界境强者而言,从东跨到西不过一日时间,大约三个时辰,秦石与张辰被迫追到先前秦石闭关的山洞口,再无退路,地心岩浆炎也是执着,穷追不舍,最终化为滔天火海,火焰熊熊的将整个洞口封印。

高温之下,秦石和张辰都是流出虚汗,秦石眯眼道:这家伙真是玩命啊。

是你不要命好么?张辰怒道。

秦石撇撇嘴,也不做声,这时,地心岩浆炎怒视秦石:小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将定界果交出来,不然!我让你魂飞湮灭!

话音未落,地心岩浆炎百米的空气都被点燃,水气蒸发,空间碎裂。

凝神望着那虚空涟漪,秦石舔了舔干裂的嘴角,空气里的水分被完全蒸发掉,连他们体内的水分这时都在流逝,但突然,他露出抹浅笑,歪着脑袋,道:那个石爷是吧?我觉得,你可能有些搞错状况了吧?

恩?什么意思?地心岩浆炎突然一怔,被秦石的坦然与自若弄的有些迷糊,暗道:这小子,明明只有域境修为,他旁边那个凶魔倒是有些棘手,但虽有界境大成,也是初入的程度,难道,有什么鬼?

秦石捏了捏拳头,面庞狞然起来:辰哥,被追这么久了,现在是不是该我们了?不然,真让当成是软柿子了。

这时,张辰面色也是一变,收起先前那副吊儿郎当和恐惧的模样,笑道:当然了,总这么被追可是很不爽的。

见状,地心岩浆炎突然严肃不少,跟着,他眉头一皱,余光朝后方扫过,数道身影这时突然从他后方出现,将他包围,其中,左右两侧,各是三道秦石的分身,而正后方,是一把剑魔。

异类异种?这气息,是认主这小子的?

嘤!剑魔轻吟声,剑光四射。

这时,地心岩浆炎突然想通的眯眼道:小子,你早就在算计我?

秦石不可置否的一笑,旋即他回想起在石像前,他与张辰被包围的情景,其实在那时,两人便通过传音达成共识,为的,就是将其异种引出,逐一击破,所以才有了后来两人观望的模样,其实这一切,都是做样子给地心岩浆炎看的。

张辰笑道:好在,在这山洞附近,早就设下了镜魔空间,在这里就算杀了你,那些异种也发觉不了。

凝!

张辰指印一开,一张如镜子般的结界当即展开,将这山洞万米笼罩。

结界成,秦石猛的起身,他先是勾动手指,示意剑魔出招,剑魔从后方冲着地心岩浆炎的背脊便全力刺下,剑魔如今掌握剑血无痕,一道血气剑芒纵横劈出,将火墙斩断。

砰!

猛的声巨响,地心岩浆炎口吐火莲,与剑魔的血剑直接炸开。

秦石也不托大,他十分清楚这地心岩浆炎远非幽冥虎能比,手持神剑,虚空划动,成一字交错,剑当场施展出,冲着地心岩浆炎的胸口劈下。

剑!

地心岩浆炎心底一寒,那剑上的神光令他露出怯色:小子!你竟有神器?

没神器,我敢招惹你?

秦石冷笑声,剑击出他又是虚空连斩数道剑芒,断了地心岩浆炎左右的退路,这时,张辰也是出手,一只巨大魔爪击出,推动血气汇聚爪心,冲着地心岩浆炎的后心掏下。

大血失心!

轰!地心岩浆炎猛的嚎叫声,他的胸口被生生烙印上万字,几乎同一时间,心脏从后方被张辰挖出,他满目的怒火,然而,一切也就终止在这,当心脏破碎时,他周身的火焰都是熄灭,最终成一块黯然无光的岩石坠落到山谷当中。

搞定了?秦石松了口气,这时他冲剑魔挥挥手:去吧,犒劳你的。

嘤!

剑魔轻吟声,俯身将地心岩浆炎的尸首吞噬。

短短几个照面,秦石额头却流出冷汗,他清楚,这一场看似短暂的交锋,却是耗尽了他和张辰的全力,稍微在晚一点,或是出半点差错,都是致命的,他不禁拍了拍胸脯道:真是惊险,这地心岩浆炎当真是厉害。

待剑魔将其尸首完全吞噬,秦石将其召回后他眯眼,朝着远处的枯木林望去,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这面搞定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啊。

闻言,张辰心里发虚的道:喂,我说小疯子,你想做什么?

秦石白了他一眼,道:当然是那石像了,这长生岭来都来了,难道要放弃这最珍贵的珍宝?

张辰满头黑线;你疯了?这地心岩浆炎已经让你我耗尽全力了,那可是有着十一名界境异种,而且,还有一名界境圆满的,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奉陪!

三株本命煞草。秦石歪头笑道。

张辰一愣,不得不说,真是打蛇打七寸,伤人伤要害啊,秦石这一招,一下就击中了张辰的软肋三株本命煞草,确实足够诱惑,但马上,张辰摇头:才三株?你当我傻啊,有那石像在,多少株不是分分钟的事?我不干最少,最少也要五株啊。

那就五株。秦石笑道。

张辰嘴角干涩起来,五株本源煞草是什么概念?简单点来说,在魔界,换一九州,足矣

张辰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得我在陪你疯一次,我算是明白魔尊为何这么喜欢你这小子了,你们俩一样疯!

秦石笑而不语,他和邪魔这点确实很像,也是因此才默契,张辰答应,他也不急,透过镜像,定心的观察着石像附近,想从十一只界境异种手中像强行夺取石像显然是不可能的,只能智取,而且,秦石坚信,那石像之宝肯定还有秘密,不然,它扎根于这长生岭内,早就被这些异种夺走了,何必要等到现在?这些异种现在才出手,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又或者说,这石像,根本就不是珍宝,真正的珍宝更在石像之内,尚未现世。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哪个位置
怎么去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如何去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网站